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市场决定价格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关键。近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促进天然气市场主体多元化竞争,稳妥处理和逐步减少交叉补贴,还原天然气商品属性。目前,天然气定价机制还有待完善,下一步应当尽快成立独立的天然气输配企业,让天然气价格真正市场化。


定价机制有待完善 天然气输配管网独立势在必行

101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再次提出要尽快全面理顺天然气价格,加快放开天然气气源和销售价格,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合理制定天然气管网输配价格。


1021日,国新办就推进价格机制改革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称,暂不调整居民用气价格,将继续推行阶梯气价制度,非居民用气价格根据市场进行调整。


虽然《意见》尚未针对天然气价格改革提出具体时间表,但从整体目标来看,《意见》明确了到2017年,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基本放开。市场普遍预计,《意见》发布后,天然气价格改革将提速。


现行的天然气定价机制还有待完善。自2011年在两广试点改革以来,我国按照“市场净回值法”定价机制,取消了上游井口气价,并且在下游销售价格方面已实现同进口燃料油及液化石油气价格联动的相对市场化定价。目前直供用户气价也已放开,由供需双方自主协商确定,中游管输环节定价由政府监管。  


然而由于天然气价格调整严重滞后,调价频率长达半年以上,在相关替代能源成品油、燃料油及液化石油气价格整体大幅下调的情况下,不能及时跟调,致使天然气的经济性不复存在。去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下跌,如今的原油价格还不到去年巅峰时期的一半。相比之下,仍然实行政府定价的天然气逐渐失去了价格优势,市场份额大幅缩减。


事实上,目前实行的“市场净回值法”并不完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气体清洁能源发展”课题组郭焦锋撰文称,目前的市场格局,必然造成现行政策确定的门站价最高限价基本上代表了各省的气源价格。研究结果表明,这种价格水平比生产成本高约30%,具有较大的盈利空间,造成了对下游产业生存空间的挤压,不利于大幅提高天然气的消费比重。


能源咨询公司安迅思韩小庆研究员称,就天然气价格而言,要实现上下游价格市场化,根本还在于放开中游管输环节,引入多种气源,吸纳更多的供气主体,多元化的供气格局才能为下游用户提供更多选择,进而提高下游用户的议价能力,促使上下游天然气价格真正市场化。


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董秀成也认为,要真正理顺天然气价格,至少应建立类似于目前成品油定价机制这样的价格形成机制,完善“市场净回值法”,让天然气价格真正可以体现市场波动,这将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之一。


从基本原则来看,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总体思路与目前正在实施的电力价格改革思路完全一致,但一个关键的区别在于,电力体系中有国家电网作为较为独立的输配企业,而在我国天然气领域由于中石油、中石化都是上、中、下游一体化的央企,其油气管网与自身的销售市场已绑定。即便在某个时期内,管网有富余闲置的情况出现,但为了保住自身的销售市场,两家大企业都不愿意主动向第三方开放管网设施。


在下一步油气体制改革中,成立独立的天然气输配企业势在必行。《意见》提出,要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总体思路,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促进市场主体多元化竞争,稳妥处理和逐步减少交叉补贴。长远而言,天然气价格要逐步解决交叉补贴的问题,通过阶梯价格制度区分基本用气和非基本用气,让基本用气覆盖到80%家庭,解决居民基本用气需求。